第767章 – Mind Machine

::
聽說法國每任總理,都想承機起間博物館,用作紀念自己,希拉克就起了國家凱布朗利博物館Musée du quai Branly,如果你對人類學有興趣,這裏可以話必到之處,當年亂撞參觀的時候,簡直感到相逢恨晚,展館絕大部份展品都是世界各地的原始藝術,不過最令自己難忘的,是當時的展覽《Persona》(人物誌),對自己/教學都相當大啟發,一隻法文都不懂,都抬了一本場冊回香港⋯⋯

今日聽幾位同事分享課程,又突然諗起這個展覽,然後就諗起這張圖,題為《Mind Machine》,近排再找資料,才知道是有關西方睇相學 – 顱相學的工具⋯⋯

每個年代都有量度個人的標準,世界真的太有趣~

然後,轉眼自己又被《如何提取琵琶蝦殻,用作取代塑膠膠袋》,給分了神⋯⋯

每日都在忙⋯⋯

第765章 – DVC記趣

::
為準備創作週,今日每個人類都要分享一種病/病毒/病菌,回應時我提到疫苗,問:「係唔係全部人左手都有條疤呢?」唔止一個人類出現一面驚訝,一個二個抽起衫袖對望~

「我依家至知個個都有呀!」
「我一直以為係胎記嚟㗎?!」

作為末代種牛痘在腳中的我,唯有抬起毛腿:「我比你哋捱多一刀呀~」

那一句,相當有江湖味~

第762章 – 荔枝窩

::
上月19日,考察地點為荔枝窩,船程是最令人回味的,聽說這是香港最安定的航線,在內灣無風無浪,水清山岩特別(途路看到鬼手岩等奇石)⋯⋯

在荔枝窩附近的紅樹林走了一轉,然後就試行到鎖羅盤,體力當然是考驗,但還是值得的⋯⋯

生物當然也是重點,彈塗魚乖乖地做模特兒實在少有⋯⋯

唯一遠望鹽田港,心情就不太想形容了⋯⋯

第761章 – 松仔園

香港瘰螺
灰喉山椒鳥(雌鳥為黃色,雄鳥為紅色)
黑眉雀鶥 – 成群畫眉在身邊,這隻「企定定」任我影,其他彈來彈去,可惜影不列兩張就被班大聲嬸嬸嚇走了⋯⋯
黃頰山雀 -在觀鳥小冊子中列為本地常見度稀少,「髮型」好似80年代的punk look,在陽光下羽毛會呈藍色,不過今次在較暗的環境下見到⋯⋯

::
今次考察目的地為松仔園,原任務是發現香港瘰螈,但去到第一個水澗,平日只見他打機的人類,不廢力地發現(還不只一條)⋯⋯ 之後路程反而再見不到,唯有好好地拍攝周圍的雀鳥,最後因為邊拍邊走,漸漸地離開了大隊,自己靜靜地行了一段,其實還不錯呀~

松仔園是童年回憶,認識大自然的一齊也是從這裏開始,在山澗嬉水,不少蝴蝶、植物、甚至蛇(到現在也不太會行近竹樹是有原因的),也是在這個地方初次接觸⋯⋯

一直擔心催淚氣體會大大影響這個地方,但還是相信這個地方脆弱但又相當有靈力⋯⋯

2020年好像與呼吸有莫大關係,在山上,一呼一吸也是自由的,這個才是壓根兒的動力吧?

第760章 – 泥涌

::
星期三繼續「行開吓」⋯⋯

一接近電腦又會不自覺地處理工作,還是要出走才可以安樂⋯⋯

泥涌雖然處於馬鞍山旁,但其實是屬於大埔區,石灘細細,慢慢欣賞的話,其實相當豐富,一片忘憂大海,鹹淡水交界,生物如繁星,不過今日犯了最低級的錯誤 – 忘記帶備後備電池,唯有向牛學習淡定,慢慢感受就好⋯⋯

離開時只好苦笑,兩個路牌指的方向完全相反,城市是何等的超級麻煩⋯⋯

第757章 – 蒼鷺與地獄

::
星期三「行開吓」,新聞令人喘不過氣,唯有出走,沿大埔河一帶探路拍生態照,不經意地到了碗窰,順道看了展覽,才知道陶瓷守護神姓樊,與魯班較量贏了,故從此碗盤匠師皆奉祀樊仙⋯⋯

回程見到蒼鷺與幼鳥,維基說牠們生性孤僻,補捉到這個畫面已經心滿意足了⋯⋯

人類真的太煩,大自然簡單得多⋯⋯ 基本上是自製地獄⋯⋯只想狠狠地一掌耳光賞給那些不知所謂的垃圾上⋯⋯

幻想完,上樓、煮飯。